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五年回报高达364%,澳航缔造的传奇能否延续?

 澳洲财经见闻    2019-11-26

共3634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

  • 高速狂喷后的舆论中心

  • 还能涨吗?机构观点

前 言


1989年由达斯汀·霍夫曼、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雨人》中有一句经典的对白:


“澳航从未发生过坠毁事故(Qantas. Qantas never crashed)”。

 

作为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澳航可以说一直是追求卓越的代名词。

 

过去五年,股价飞涨、一系列回购推动下,澳航为股东带来的总回报率高达364%,比ASX200高出296%。

 

然而,这样一家满载盛誉的航空公司近期却陷入了舆论的中心。另外,一季报的疲软表现让投资者开始好奇:

 

澳航是否还有增长的空间?



1

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


澳大利亚航空(英语:Qantas Airways,简称澳航,ASX: QAN)是澳大利亚的国家航空公司,昵称为“飞行袋鼠”(The Flying Kangaroo)。


澳航不仅是澳大利亚,同时也是大洋洲以及南半球规模最大的航空公司,亦是全球历史第三悠久的航空公司,仅次于荷兰皇家航空和哥伦比亚航空。

 

澳大利亚航空自1951年以来从未发生涉及人命死亡的事故,因此被认为是世界上安全纪录最佳的航空公司之一。

 

根据国际独立航空评级网站Airline Ratings发布的“2019最安全的航空公司”排行榜,澳航位居全球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AirlineRatings的这份排名代表着追求卓越的代名词,分析了全球405家航空公司的数据,评估纬度包括:航空管理和行业机构的审计、 政府审计、航空公司的事故和严重事故记录、盈利能力、行业领先的安全举措和航队年龄。

 

在点评澳航时,AirlineRatings评审这么说道:

 

“在其98年的历史中,这家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连续运营航空公司在运营和安全领域创造了第一的惊人记录,现在被业界公认为最具经验的航空公司。”

 

Airline Ratings还表示澳航是全球领先的航空公司,通过卫星通信实时监控其机队的发动机,使航空公司能够提前发现问题。

 

乘坐过澳洲航空的乘客对其的评价也非常高,餐食美味、客舱干净、服务贴心、娱乐也很丰富。

 

10月18日,澳航启动纽约至悉尼的直达航班试飞,并给这一计划取名为“日出计划(Project Sunrise)”。

 

10月20日(周日)一早,在历经长达19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澳航全球最长的商用试飞航班在悉尼机场成功降落。此举也表明澳洲航空在实现超长途旅行的目标上又迈进了一步。

 

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纽约直飞悉尼是三大试飞项目中的第一个,随后还将进行一次纽约直飞悉尼,以及伦敦直飞悉尼的测试工作。



 

2

高速狂喷后的舆论中心


过去五年,股价飞涨、一系列回购推动下,澳航为股东带来的总回报率高达364%,比ASX200高出296%。

 

然而,在过去1-2年期间,澳航的这种趋势已经明显放缓。盈利和相对大盘的表现不高于8%。

 

这家市值过100亿的集团目前正在遭遇动荡。在中美贸易战、国内和国际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下,旅客乘坐飞机出行的需求受到抑制。澳航新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疲软,

 

截至今年9月一季度,澳洲航空表示,香港政局动荡可能导致公司半年业绩减少2500万澳元。再加上不利的贸易条件,集团全年业绩可能会损失3000万澳币。


由于业绩不及市场预期导致投资者抛售,公司市值单日蒸发接近5亿澳币。

 

近期,澳航更是频频曝光在媒体的闪光灯下,负面远多于正面。

 

所有这些都让不少投资者开始好奇:澳航是否还有增长的空间?

 

11月13日,澳航在商业化悉尼直飞北京航线的最新尝试中折戟而归,不得不宣布放弃这条线路。此举也标志着澳航在过去四十年内的第三次尝试宣告失败。

 

澳航表示,将于明年3月正式停飞悉尼往返北京的航班。

 

国际业务负责人蒂诺•拉•斯皮纳(Tino La Spina)表示,公司将继续保留悉尼往返上海的每日直航服务,但是悉尼往返北京的这条线路一直表现不佳。

 

据其透露,自2017年以来,悉尼往返北京的商务航班需求疲弱;并且竞争对手的运力增加了20%。这一困境让澳航倍感苦恼。

 

另外,自10月30日发现首架波音737 NG飞机出现裂缝以来,澳洲航空陆续发现了3架该机型飞机主机翼结构存在裂缝。

 

随后,澳洲持牌飞机工程师工会(ALAEA)要求澳航停飞所有75架737 NG飞机,以接受进一步的检查。但是,澳航拒绝了这一要求。

 

对此,ALAEA秘书长史蒂夫•普维纳斯(Steve Purvinas)直接指责称:“每次检查只需要一个小时。它们之所以不想这么干是因为每发现一道裂缝,该架飞机需要停飞至少三个月,会给它们造成经济损失。”

 

澳洲目前总计超过150架波音737飞机中,有55架正在服役的飞机(维珍澳洲航空19架,澳洲航空33架)属于这一范围。

 

对此,澳航工程主管克里斯•斯努克回应称:“我相信你们通过媒体看到了ALAEA秘书长史蒂夫•普维纳斯针对这一问题的看法。这显然是为了造成出行乘客的恐慌,并且损害澳洲航空的声誉。”

 

“并且,他还断章取义,选择地引用了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的说法来强调飞机失控的可能性,但是却没有提及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3

还能涨吗?机构观点

 

悉尼基金管理机构Pendal Group是澳航的最大股东,持有澳航7%的股份。公司分析师Sondal Bensan表示,几年的动荡导致一些人认为澳航的近期表现已经是“江郎才尽”的感觉。

 

他说:“但是,市场局势已经发生改变。主要竞争对手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Virgin Australia)也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多年来,成本基数一直在急剧增长,但是收入却无法支撑。”

 

“相比之下,澳航却持续处于盈利的有利位置。”

 

本周在投资者说明会上,澳航就缩减运力之后如何实现持续的利润增长进行了澄清。

 


澳航为国内业务设定了新的目标,即占总利润的比例超过40%。到2024年,国内业务利润率将从12%提高到18%。对于廉价航空部门捷星(Jetstar)而言,同期利润率将从目前的9%提高至22%。

 

乔伊斯表示,这两个部门的利润率将与国际同行保持一致。这一消息公布后,澳航股价上涨2%,创历史新高,达到每股7.10澳元。

 

尽管如此,不少机构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

 

瑞信(Credit Suisse)分析师保罗·巴特勒(Paul Butler)指出,按照澳航的这一目标,整个集团的利润率将达到大约13%,为澳航25年平均水平的两倍。

 

“澳航可能会在幸运的那么1-2年达到利润率目标,但是这并不代表澳航可以持续保持该业绩水平。”

 

根据瑞信的观察,澳航故事中最动人的部分应是维珍澳大利亚航空。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并试图通过削减成本、减少运力和取消无利可图的路线来恢复财务健康。

 

麦格理分析师戴维·法布里斯(David Fabris)表示,澳航将大致遵循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的运力减少计划。后者已经宣布削减运力2%,目的是保持60%的市场份额,而不是进一步扩张以抓住增长的机会。

 

这么做的逻辑是,随着可用舱位总数的减少,飞机上座率预计会上升,机票价格也会上涨。

 

民航业研究公司CAPA执行主席彼得·哈比森(Peter Harbison)表示:“就国内业务而言,航空公司已经做好准备来降低市场规模,以尽可能从中榨取更多的‘甜汁’。”

 

“从这一角度而言,他们处于良好的位置,比全球其他航空公司要好。”

 

澳航表示,机票价格将以每年约2.5%的速度增长,相当于平均每年上涨6澳元(澳航),每年3.50澳元(捷星航空)。

 

澳航表示,提高票价只是实现财务增长计划的一部分。

 

此外,“数字集成”也是该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所谓的“数字集成”是指通过使用飞行计划工具以及时间表变更来降低成本,提高燃油效率。其中时间表变更包括,加大飞机在天空飞行的时间,降低停留在停机坪的时间。

 

“个性化”也是澳航用于实现财务业绩增长的一部分,即通过人工智能来收集到的客户大量数据,然后根据这些数据来有针对性地提供特殊优惠和定价。

 

值得一提的是,澳航的忠诚度业务部门已经成为该集团收入第二高的部门,去年收入3.74亿澳元,目标是到2022年增长至超过5亿澳元。

 

同时,捷星航空将提高“辅助收入”。捷星航空约17%的收入来自于顾客在机票上支付的额外费用,例如行李津贴和食品,这些收入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

 

另外,乔伊斯对“日出计划”的前景保持乐观。“日出计划”将从悉尼,墨尔本直飞伦敦和纽约。他认为,这将使澳航向不喜欢中途转机的乘客收取比其竞争对手多30%的费用。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欧文·比雷尔(Owen Birrell)表示,只要经济不恶化,维珍航空仍然是一个相对较弱的竞争对手,澳航的新目标就“可以实现”,但他警告说,五年是航空业的“一个重要关口”。

 

他说:“如果以历史为指导,那么宏观和竞争格局的逐年变化都可能甚至破坏最佳的计划。”

 

一些分析师认为,澳航的故事还有进一步的上涨空间,例如麦格理的法布里斯(Fabris)表示,澳航的股价仍比全球同行低约25%(基于企业市盈率)。

 

END


尽管在短期内航空公司为降低成本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是一些熟悉、令人头痛的问题可能会让这些努力变成徒劳。例如,航空公司和工会的紧张局势随时有可能再次爆发。

 

据悉,捷星航空的飞行员正准备在圣诞节期间因停滞的工资谈判而采取罢工行动,澳航国内航班的飞行员最近否决了一项新的工资协议,而澳航国际航班的飞行员目前正处于与“日出计划”相关的谈判中。

 

瑞信的巴特勒(Butler)说,经过四年由管理层吹嘘的创纪录高利润后,员工现在可能会期望更多。

 

参考来源: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the-big-squeeze-qantas-planning-to-grow-and-shrink-at-the-same-time-20191121-p53cnn.html



推荐阅读

25

11-2019

又一悉尼豪宅中介被判刑!为何「信托欺诈」成澳洲房市毒瘤?

22

11-2019

澳洲「大龄劳动力」的后现代生活:工作多少年才能熬到退休?

19

11-2019

「被消失」十年、入狱第200天的澳洲华人地产大亨

推广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

*以上发布于公众号:澳洲财经见闻,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
微信号:AFNdaily
澳大利亚最新财经头条播报,第一时间为投资人提供专业金融资讯,以权威的信息来源,独到的报道角度全面覆盖澳洲财经圈正在发生的一切。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小伙伴
;